使用者回饋Facebook Line Twitter 複製網址
五代及宋拓片
登錄號08393
主要題名後周武官衛州刺史郭進屏盜碑
碑題
名稱種類
殘首題:大周[推]誠□□功臣金紫光祿大夫檢校司徒使持節衛州諸軍首題
衛州刺史郭進屏盜碑別稱
郭進屏盜碑別稱
後周衛州刺史郭進屏盜碑傅圖題名
性質 碑誌
書法行書
語文漢文
高廣
類型數值單位
原拓90×102.5 cm
拓裱107×118(原分4張)cm
裝潢托裱
撰文者杜韡
書丹者孫崇望
著作、立石時間
五代 後周 世宗 顯德 二年五月十一日; 955
出土地點
省份縣/市其他資訊備註
河南汲縣   
影像原件
媒體類型檔案名稱/編號
數位影像全彩光碟代號: 96Y08b0013, 96Y16b0026
釋文
內容出處
大周推誠翊戴功臣、金紫光祿大夫、檢校司徒、使持節衛州諸軍事衛州刺史兼御史大夫、上柱國、太原縣開國男、食邑三百戶郭公屏盜碑(郭進)
朝請大夫、行右補闕、柱國臣杜韡奉敕撰。
翰林待詔、登仕郎、守司農寺丞臣孫崇望奉敕書。
臣聞漢宣帝知民間之事,則曰:「共理者,其在惟良二千石。」唐太宗為天下之君,且云:「刺史,乃我當自擇。」是知雖皇王之統馭,須牧守以撫字。失之於人,得之於士。有美有惡,難將一馬同歸;或隆或污,實類九土相遠。失人則苛政逾於猛虎,得士則善吏譬之良鷹,可不慎乎?可不重乎?
皇帝纂丕圖,臨萬有,以授受難乎選,以理治急乎才,漸行日月之輪,輾成古道;終扇陰陽之炭,銷盡兵鋒。一日謂丞相曰:「衛州士庶,列狀以聞。述去盜之由,稱守臣之美。宜乎旌其長,可其奏,命之刊勒,振其輝光。」乃敕朝請大夫、行右補闕、柱國臣杜韡序而銘之。
臣虔奉絲綸,憂深冰谷,側詢行道,或敢言揚。固以仁者安人,斯其至矣;盜亦有道,其可尚乎!矧乃抱奇屈之材,聳昂藏之度,奮迅於平地,綿亙於數州,誠大丈夫,號真太守。生聚在蒲盧之上,姦回散篷竹之中。山川封圻,鏡清裡閈。稽之羲卦,豈同亡楚之言;詳以麟經,實契奔秦之事。今之汾陽公,其人也,公名進,深州博野人也。皇帝即位三年,自登而牧衛。維彼商墟,厥稱汲郡。任俠自尚,剛壯相沿。逸碧巘而藏疚成風,橫綠波而流惡不盡。公至止未幾,循理而思,且詢道求中,靜於內而勸乎外;正身率下,儉於己而便於人。未有澄其沙而金之不清,去其蠹而木之不茂。先之以力製,次之以德政。化俗於斯,何盜之有?公集之地,徵輸於天府,一度量□權衡。謹出納之間,審重輕之數,拔規求之本,塞率割之源,得不謂先去其帑廩之盜乎?夫馬寒則毛縮,魚勞則尾赬,物之性也,豈有異哉?公能鏟以滋彰,禁之附益,去俍羊之類,掃碩鼠之踪,得不謂先去其杼軸之盜乎?郡之與邑,事乃有經,節符令則削煩,省督責則息費,得不謂先去其簿書之盜乎?市盈於日中,貨來於天下,弘羊適至,不韋未歸,法前事之通商,抑有司之侵利,得不謂先去其闤闠之盜乎?公人臨事以自懲,貪吏因時而變態,於是乎卜要沖之所,布敦諭之文,既革面以後時,或洗心而尚晚。俄乃行之逮捕,正以刑章。夏蟲植性以疑冰,夜蛾舞空而赴火。或巢摧而梟散,或穴塌以兔奔。雖沿波之時,固討源而是切;且拔茅之後,恐連茹以弘多。回思顧望之徒,須設並容之術,而乃化之勉之,撫之安之。曰爾胡不盜天時地利,以耕鑿為衣食之源?爾胡不盜毛群介蟲,以捕獵求山澤之產?或剖石采玉,或披沙汰金,取之不為貪,得之不為竊,豈可習性樑上,偷生草中,始務匿藏,終貽剿絕?明申後甲,休拘趙禮之兄;盡滌昨非,不問展禽之弟。於是眾相謂曰:「嫉惡如讎,公於國也;視民若子,私於我也。」聞其美言,何以酬於布帛;服其異政,何以答於袴襦。由是易其情,知其禁,陸梁者遷善,返側者銷憂。棄戟捐矛,卻問農耕之早晚;帶牛佩犢,咸勤稼穡之艱難。前所謂「靜乎內而勸乎外」、「儉於己而便於人」者也,自然山川封圻,鏡清裡閈。戴若思之投劍,誰賴客船;陶士衡之駐車,不言官柳。室家相慶,上下咸和。爾乃復以流庸,俾之安集,醯酸而蚋至,肉羶而蟻來,歸樂土而長謠,登春台而胥悅,可以寧乎孟,可以召乎江,山下火而各賁丘園,雲上天而交需酒食。政既成矣,獎亦至矣。
惟公神襟亮拔,膽度沉深,開金鼓之聲,平分勇爵;見風雲之氣,洞達戎機。命世而生,藉時而起。蛟龍遇水,難抑騰驤;鵰鶚乘秋,自當奮厲。初刺於坊磁,又遷於淄登衛。撫察之才,聲華迭遠。金經百煉,轉見晶熒;樂至九成,益聞清越。載編青史,以紀貞珉。昔細侯赴童子之期,源流邈爾;喬卿賜三公之服,寵顧超然。千載交輝,美矣盛矣!論者曰:「徵之藏用,在乎翕張。」何變豹之前,猛於破敵;自化熊之後,善於撫民。垂畏愛於和門,流忠孝於昭代。闕庭稱理,風俗自新。莫謂周有亂臣,翻使衛多君子。皇帝下詔書以褒尚,命碑頌以揄揚。必有仿側帽之人,必有效墊巾之輩。其則不遠,見賢思齊,引而伸之,則可知矣。紀大常而有素,藏明府以居多,未若當鈴閣之前,於旌門之側,寫之琬琰,傳之子孫。臣幸齒近班,曾無遠略,忸鏤冰而見誚,思墁瓦以非工。謬承聖主之恩,用播賢臣之美。凝神握管,空成科鬥之書;拭目披衣,不稱麒麟之枕。強抽愚思,謹作銘云。
流焉告瑞,歸焉卜期。連珠有爛,合璧無私。固本維何?在民者矣。共理維何?擇人而已。倬彼郭侯,系我成周。寵非徐李,事異婁劉。鄉曲泥蟠,烽煙水擊。劍引芙蓉,弓開霹靂;鼓隨畫角,旗逐朱輪。誰惡坐嘯,自樂行春。始刺於坊,今牧於衛。渤海便宜,潁川煩碎。方圓並設,畏愛齊驅。訟銷菽茀,盜散萑蒲。帝王兮念功,民人兮受賜。他山兮晶熒,巢蓮兮贔屃。歌之兮二天,勒之兮八字。剖符兮有光,操觚兮無愧。
顯德二年歲次乙卯五月戊辰朔十一日戊寅建。
叢拓識別碼SR11421
叢拓題名後周武官衛州刺史郭進屏盜碑
叢拓類別複本
叢拓子項
次序拓片登錄號拓片題名
101645後周武官衛州刺史郭進屏盜碑
208393後周武官衛州刺史郭進屏盜碑
數量2